首页 > 青未了文学网 > 原创文学 > 小小说 > 正文

不再接拍任何药品广告

要鼓励勤劳脱贫,拒绝懒惰,让需要脱贫的人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达到脱贫的目标。

作者:州林    山东大学“桃下一水清”社会调研团

那是我最接近湖心的一次。凄冷、寒凉、麻木,说不清的感觉迟钝了思想。我只记得起因只是一句话。当其他人赶来的时候,我已经在深渊潜行了许久。我设法求助过,但他们封死了我所有的勇气……

“即便是惊为天人的容颜也不能作为给违法行为辩护的理由。这种盲目的追捧如果给自己带来的是价值观的混乱,那为什么我还要认为它正确?”“就算你说家暴是家事,但将自己的尊严弃之不顾,反倒为着空幻的东西献上自己,这是奴性!”如果不是今天,我大概永远不会想翻起这些记录。写下这些的时候,我还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那种程度。我只是看到这种想法,感到十分诧异,想表达自己的看法,想说一些东西。我设想过自己可能遇到的困境,但我真的没有想过这些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有的时候,你会觉得自己不想说什么。但,就是很巧合,你有时候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把想法说出来,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看到那条某明星粉丝的评论时我和我同学都笑了,觉得这种想法不仅很奇怪而且还很可笑。什么“我可以尝试任何姿势,家暴更好”?这把自己放到了什么位置?原来我觉得过几天我就会忘掉,然而它就一直盘桓在我的心里,时不时还会冒出来,像是在提醒我,我应该说点什么。不论是杨冰阳的“MV”理论还是“PV”理论,有些东西,一披上另外的衣服,许多人就忘记了它们曾经的身份,它们曾经带来的苦难。从看到那条消息之后,许多东西都被联系起来,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这种想法,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被这种观点笼络。至少它是一个峰值,是一个群体的写照。我只知道,生而为人我们除了应该善良,还应该自爱,应该自尊。

于是,我说了。但真的,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那种程度。

当周察觉到我不太正常的时候,我很想说出来,我被威胁、被辱骂。我很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!我会觉得自己处在一种让人窒息的大气中,惶惶终日,提防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什么地方射出来一支支利箭。一天,我爬到了楼顶,许多条评论真真切切地从脑海闪过,“又一个端着说教的。”“肯定是嫉妒人家”“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,还不知道你私下里怎么做呢?”“祝你全家幸福,祝你一路平安”……那个晚上,非常安静。昏黄的灯光映衬下,那个高度让我眩晕,让我开始害怕。那时候没有多少人,我一点点向边缘走去,我真的承受不住了。但,我真的怕疼。之前我挂过好多个周、林和其他同学打来的电话。在我就要跳下去的时候,我又接到了电话。“你之前怎么关机了?这么晚了,什么时候回来?快点儿。哦,还有啊,阿姨来了。你快点回来。”我家就在这,来一次确实方便。后来我回去了。不久前,我和周、林说起这件事,周说,“我看那几天你不太正常,就偷偷看过你的手机,就知道那天肯定有事。但没想到你,唉。”林说,“我就想怎么先把你找回来。你关机的时候,我们真想过报警,但好在你又开机了。后来,我就想你总不会撇下阿姨吧。”“现在看来,当时真的就应该报警。”周说。

回到宿舍后第二天,周说,“你把评论关掉,这些都不要看。我翻过你的手机,现在道个歉。”“还有,十一放假,你要和我出去玩儿吗?”我知道,这时候我可能找到解决之法了。当看到海,看到天地壮阔,我觉得我解脱了。之前那种压抑窒息的状态真的解除了。

回来之后,我以为一切回到常轨了,我可以不用费尽心思想着如何排解,想着如何逃避。但,这就像一个梦魇,一直追着你不放。我想不起来那张纸条什么时候到了自己手上,那上面写着“不要以为关掉了评论,你就可以听不见别人的声音。”我很害怕,就报了警,担心是有人会真的来到这。后来经常有些奇奇怪怪的纸条出现。一段时间后,纸条没有出现了。但是我又收到了一些短信,短信写着“我会带来你想要的体验,在没有别人的地方。你抨击了我们的信仰,这是主给你的嘉赏。”消散不久的恐惧感又一次袭来,我把前前后后经历的一切都说了出来,警察们说,“请放心,我们很快解决。”但我真的害怕。一次次陈述,我真的不想再说,不想再提,有时候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梦,一个很长很真的梦。我真的想知道我怎么才能醒过来。

我喜欢夜晚,那是一种真实。是一种褪尽了繁华伪饰,尽是真切的世界。那种茫茫幽深,是最类似“虚无”的本真。

那天,我和同学们到了明湖。那是华灯如昼的夜晚,但总有灯光照不到的黑暗所在。我一点点避开同学的视线,来到湖边。我看着平静幽黑的湖面,看着它沉默,看着它平静。我真的想睡在这种平静中。沿着湖边的石阶,我向着水域走去。那时候,水里是刺骨的寒,是让人平静的寒。一点点,我感觉到湖水淹没了我的身体,漫过双肩,锁住脖颈……当慢慢触及到死亡的边界,我感觉到久违的平静。最后,我听到有人喊,快救人,有人落水了!

最后,警察的调查结果也出来了。临走之前还说,“自己的生命要好好珍惜,真的挺不住了,可以来找我们。”

现在,我还是喜欢夜晚,喜欢在隆冬的晚上走走,去体验那种静寂的,曾经让我接触过死亡的感觉。

我这算是投降了吗?我没有那么大的能量,但总会有一些事情、有一些东西会找上你。我们都需要发声,都需要坚强,都需要让自己保持理智。

我从来没有后悔。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崔京良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“qiluwanbao002”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。
曾志伟称自己太商业 林心如送花关心(图) 胆小勿入(图) 因皮肤紧致要求画老妆 吴智昊 市场被指不健康观众没选择 曝寻爱版剧照 婆姨 张梓琳顶黑帽素颜现身机场(组图) Makiyo妈妈患癌
奇葩男作死女齐聚一堂 危险戏份揭秘 伊莎贝拉-阿佳妮五度封后 《大抉择》 萌娃再聚 快跑跌倒卖力演出 海清陪伴安然终老 伍迪艾伦新再爆主演名单 不惧与李冰冰pk 田螺 萧定一 毕业论文得91分 小泽玛莉亚素